完本

烈爱

时间:2019-08-25 00:25:03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开来

主角:步言,步言便

在线阅读

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开来原创的古言小说《烈爱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步言,步言便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,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!灼灼目光,湖畔边,垂柳旁,步言眯着眼睛看着轻凉与隐青谈笑风生,嫉妒浓郁,充斥胸怀;脑子中一根名叫冷静的弦,一瞬间崩断,手紧握成拳,

《烈爱》免费试读


灼灼目光,湖畔边,垂柳旁,步言眯着眼睛看着轻凉与隐青谈笑风生,嫉妒浓郁,充斥胸怀;脑子中一根名叫冷静的弦,一瞬间崩断,手紧握成拳,目光强烈的看着隐青的一举一动,轻凉的一颦一笑。

然而,强烈的目光最终终是惊动了两人,轻凉抬起头,望了过去,只一眼,便低垂眉眼,不再理会;而隐青却是仔细的打量着对方。步言看着轻凉淡淡的看了自己一眼,便不再理会,心中一阵妒火缓缓升起。

回复好心绪,轻凉坦然的抬起头,看着隐青一直直直的打量着步言,便伸出手,搭在隐青的手臂上,拉回隐青的目光说道:“青影哥哥,出来太久,拍是会引起居心叵测的人大做文章,你先离开吧。”

手忽然间被轻凉拉住,隐青一阵疑惑,正想开口,轻凉便先自己一步开口说道,听着轻凉的言语,还想说什么的隐青看轻凉的眼神,便将话收回了肚中;隐隐约约中,隐青看到了轻凉眼睛中有着一层十分淡薄的伤,但只一瞬间,便又看不见;同时,隐青亦是隐隐约约察觉到湖畔边、垂柳旁的男子与轻凉有着无法割断的纠缠;突然间,隐青明白到轻凉与湖畔边、垂柳旁的男子有着他无法插足的过往。所以,隐青淡淡的点了点头,然后,转身飞走。

远处,湖畔边、垂柳旁的步言看着轻凉的手搭在另一个男子的手臂上,眼神顿时暗了下来,天地间只一瞬间便失去了任何颜色。继而当他看到隐青离开时,心,便好似不再有重物压着般,不再那么沉重。

静静的,两人隔湖相望,困局一盘。

收回目光,轻凉不再凝望,缓缓的转身,淡然的一步一步离开;看着轻凉的背影,背影的心底升起一股无名的伤感,紧紧的纠着心,无法呼吸。

是夜,华灯初上。而房内,地上,酒瓶满地。

步言看着酒瓶中清澈的酒水,仰头,一饮而尽,酒香四溢。

酒是热的,亦是冷的。而借酒浇愁却是愁意更浓。

酒瓶滴尽最后的一滴酒,步言努力的摇晃着瓶身,却是一滴不剩,扔掉空酒瓶,步言随手再拿起一瓶酒。

一旁,雨看着步言,不忍的说道:“王,何必呢。酒,再多对你亦是无用,若你真的依旧是对王后有情,那你便去找她,何苦让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。”

好似被惊到般,脑中滑过一道闪电,步言迷离的眼神,泛起淡淡的清明。站到窗外,纵身一跃,消失在夜空中。

门突然被推开,轻凉飞快的抬起头,映入眼帘的便是满身酒气,一脸酡红的步言,眼睛一瞬间淡漠。

步言飞快向前,拉住轻凉的手臂,想说什么,却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。便只能这样静静的保持着这个动作。

“你醉了。”轻凉淡淡开口说道,语气像是对路人说话般,没有一丝感情。手也随着言语间推开步言拉着自己的手,漠然回避。

“你真的觉得我醉了,还是你想要把我推离开你的身旁。”步言神情清明的说道,一脸神伤。

“对不起,我累了,我要就寝了。”转过身,轻凉淡淡的说道,脚迈向面前不远处的梨木床。

看着轻凉漠然回避的态度,淡漠的眼神,疏离的语气,决绝的背影,心,难平静。快步向前,步言双手抓住轻凉的手臂,将她死死的压制在床上,口中喃喃说道:“你喜欢我的,你是喜欢我的。”

轻凉的眼里的平静破裂,只淡淡的开口说道:“我可以喜欢你,亦是可以不再喜欢你。”

“不,你不会的。”像是抓着救命稻草般,步言轻声说道。

“我……。”轻凉的话还未说出口,步言便吻上了轻凉的唇;突如其来的吻,令轻凉的脑子一片空白,反应过来时,便猛地推开步言,后将脸侧向一旁。

突然被推开,步言反应不过来,但是双手依旧是紧紧的抓住轻凉的手臂,将她压在身下,看着将脸侧向床里面的轻凉,一脸淡漠的表情,便开口喃喃说道:“为何你要这样对我,你把我对你的心当成什么。”

“云王你以何心来要我真心。你已经越距了,放开我。”轻凉平静的说道,无波无澜,亦是无情无义。

“我不放,我绝不放手。”语落,步言便再次吻上轻凉,而手也撕扯着轻凉的衣裳。一阵混乱。

衣裳尽落,步言的手抱紧了轻凉,不让她再次离开他的身旁,而手碰触到后背,却是起起伏伏。眼神一暗。而轻凉看到了步言的眼神,马上明白到了什么,便更加奋力的推开步言。

想要知道原因的步言,便要将轻凉的后背转过来,而轻凉却是不肯,愈加奋力抵抗,纠缠间,轻凉的后背映入了步言的眼帘。

步言看着后背上大小不一,盘互交错,起起伏伏的伤疤,眼睛充满了心痛,手碰触着轻凉背上的疤痕,轻轻的说道:“疼吗。”

忽然间,门再次被推开,君清浅不急不缓的走了进来,抬起头望向轻凉,印入眼帘的却是轻凉一丝不挂和步言的满眼心疼,眼神起了一丝波澜,却又马上恢复。

看着君清浅的身影,反应过来的轻凉抓起床边的被子,盖在身上,手狠狠的打了步言一个耳光,复又将他推下床去。

被推下床的步言,反应过来,看着满地的破碎衣裳,有看着床上的轻凉,慌张的解释说道:“轻凉。我,我不是。”语言混乱。

“风,把你家主人带走。”轻凉理智的开口说道,看不出一丝表情。

听到轻凉叫自己的名字,风感到了不安,从窗户飞身一进,看了床上裹着不再的轻凉,眼睛马上低垂,复又看到了床下的主人,眼神一暗,接着又看到了门口的君清浅,顿时明白了什么;风直直的走向步言,扶起地上的步言,然后便与他飞身离去。

“今晚,你还是先休息吧,我先走。”门口君清浅淡淡的说道。语落将要转身时,床上的轻凉便说道:“不用了,你要说什么,就说吧。”

“不了,你还是先休息吧,明日我再来。”背对着轻凉,君清浅淡淡的说道,语落,便关上了门,关上了房内的风景,房内的旖旎气息。

不眠之夜。

谁曾想,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,突然间会黑云压城,狂风大作。

君清浅站在轻凉一贯坐着的扶栏旁,低头看着轻凉眼里的风景,心,不知不觉的跳动了一下一股烦躁,油然而生。

“清浅,你怎么了。”月流辉看着不安的君清浅,担忧的说道。

“没,我就是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。”淡淡的声音,飘散在空中,目光流转,君清浅再次说道:“你觉得轻凉怎么样。”

“你相信她,我便也相信她;其实,从你未叫我去调查她的那时起,我便知道你待是待亲人般了,只有亲人才不用用心去提防,才没有一切隔阂,也才不用去猜疑。”月流辉平静的说道,而字字却是击中君清浅的心。

眼神,迷离了起来。从一开始,她遇到她的那时起,她便隐隐约约觉得她与她是来自同一世界的人,但她却也是时时感到一阵莫名的伤感,仿佛起来就好像是一朵突然间出现而又盛开的向日葵,会在下一秒突然间消失不见。

“清浅,你要知道什么。”门口突然出现的轻凉,看着君清浅缓缓说道,边说边走向她一贯坐的扶栏落座。单刀直入。

“你到底是从哪里来。”君清浅看着坐在扶栏上一派散漫的轻凉,平静的说道,而一旁的月流辉却是静静的退开,为她们提供一个独立的空间,不去打扰。其实他亦是明白,他不应该去听她们的话语,然而这却不是不敢听,而是他就不应该知道,这样对轻凉、对君清浅,对他都是最好的。

“以前,我跟你一样来自同一个地方。其实,我不说,你也是知道的。”轻凉幽幽的说道,眼里一片坦诚。

“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而已。你以前跟我一样,从同一个地方来,那现在呢,你又是从哪里来。”君清浅一针见血的说道。

“清浅,我从灵山来,从一个叫水天一色的世界来。”轻凉淡淡的说道,眼里有着飘散不去的沧桑,和一抹无法抹去的无可奈何。

“你知道吗,你就好像是一只突然间出现在天空上的一只鸟,而在下一秒你又会不知所踪,让人不敢去靠近。”君清浅轻轻的说出了她的想法,说出了她的感觉,说出了她的不安和惶恐。

淡淡的一笑,轻凉明白君清浅心中的挣扎,同时轻凉亦是知道当自己真正的交心后,可交心的人却突然间消失不见的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。缓缓的,轻凉轻轻开口说道:“生命中的任何事物都有着它的保鲜期,所以,我的生命也有着保鲜期。只是,我不知道我的生命的保鲜期是多久而已,可能,我的保鲜期是在下一秒,也可能是在明日,也可能是在后天;这些我都是无法知道的。我的生命多活一天,哪怕是多活一秒,都是我赚到的。”

仔细的看着轻凉,君清浅的眼里浮出一抹名叫心疼的情愫。保鲜期一个短暂的时间词,而轻凉却是这个短暂的时间词的表现者;一个人,是要有多大的悲伤,才能够这般将生命看得无所谓;而一个人也是要有多脆弱,才会无法把握自己的生命,连下一秒是否会死去都无法预料;她在看世间的变化的同时,亦是在看自己的生命的流逝。无言。

看着君清浅眼里的心疼,轻凉淡淡的笑着,手放到了心的位置,轻轻的说道:“我的这颗心,有.力的跳动着,可是我却是不知道,也感觉不到它在跳动;生命对于我而言,已经没有一丝的意义。所以,你不必为我心疼,亦

完本

烈爱

时间:2019-08-25 00:25:03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开来

主角:步言,步言便

在线阅读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小说推荐

更多